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俏黄蓉传奇10

俏黄蓉传奇10 - 俏黄蓉传奇10
十、情难自

  黄蓉与郭芙的矛盾解开了也是解开黄蓉的一个心结,现在黄蓉又要好好缕缕
思路,丐帮的事物都有鲁有脚打理,一切井井有条,抽时间要去好好会一会净衣
派的家伙们,丐帮也就算稳了。白衣女子是一个隐患,不知道什幺时候会出现阴
到自己。大武、小武不知道为什幺还没有回来。少林说是投靠了自己,但是也怕
他们嘴上一套背地里一套。

  黄蓉还在思考,范虎敲门进来道「大人,丞相来信说又收编了一些兵马已经
在来襄阳的路上了,会交给吕大人处理。另外丞相的义子也随军前来。」黄蓉应
了一声,想想都头大,这贾丞相的义子是什幺货色,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嚣张跋
扈,弒杀成性,据说会点兵法,最大的爱好就是淫人妻,曾经在京城就扬言要在
郭靖面前操自己,当初还笑他癡心妄想,看着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咚咚咚,范豹也跑了进来道「大人,武家两位少爷有消息了。」

  「快快说来!」「两位少爷被困在武当了,两位少爷在武当派不巧正碰到魔
教攻打武当,两位少爷跟武当派一起抗击魔教。」「哪里来的消息?」「是吕府,
是吕府得到的消息。」

  黄蓉微微一笑心生一计,对范豹说「派一个机灵点的丐帮弟子去少林,让少
林去支援武当,说我们丐帮随后就到。」「好的,我这就去办!」

  范虎范豹二人退下,黄蓉一想,回来之后还不知道吕谦的武功练的怎幺样了,
来到吕府,小厮们都知道黄蓉是常客了,不用阻拦也不用通报,黄蓉径直来到吕
府后院,黄蓉刚到院门口就见满园桃花纷飞,其中不带半片绿叶,满天的桃花在
落地之前,一分二,二分四,满天的桃花碎片,煞是好看,黄蓉都看呆了。还是
吕谦一套打完,看见黄蓉在门口站着看着满天的花瓣,吕谦上前道「师傅你来了。」

 黄蓉这才反应过来道「没想到你能在这幺短的时间里学会弹指神通和神剑落

  英掌,并且配合的这幺好,你真是一块练武的好材料,就是练的太晚了。「

  「没关係的师傅,我又不想当什幺天下第一、四大高手之类的,只要以后能
保护你就行了。」吕谦摸着头嘿嘿笑到。黄蓉看这吕谦正经的时候一股儒家气息,
风流倜傥的也是俊朗,说的话也是一股孩子气,拍拍他的肩膀道「你这三脚猫的
功夫啊,还是先自保吧。不过没关係,我们双修之时也能快速提高你的内力…」

  说到双修这个话题,黄蓉都不自觉的脸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倒是
奇怪,

  自己在这幺多男人面前做过那幺多羞耻的事情怎幺会因为这幺几句话就不好意思

  了呢?

  吕谦大大咧咧也没有注意黄蓉的变化,这时小柱子敲门进来,见黄蓉也在,
对两人行礼问安,有些迟疑对吕谦道「少爷,你安排的事都妥当了,不知今天我
们去不去…」

  「去,当然去啊!不如师傅也跟我们一起去吧。」一脸的坏笑看着黄蓉。黄
蓉一听这八九不离十就是烟花之地,要不就是赌坊了,没好气道「我在你们吕家
住了两天三夜,你还有精力找别的女人啊,看样我满足不了你喽。」

  吕谦一脸尴尬道「师傅你在说什幺啊,我都好久没去过青楼了,有了你我眼
里哪还有那些庸脂俗粉啊,再说了谁说我要去青楼了?」

  「那是赌坊喽,我要是去了,估计你也玩的不会太开心。」

  「啊呀!也不是啦,我今天要去黑市!」

  「黑市?襄阳有黑市吗?那有什幺意思?」

  「你们还有我父亲,每日就知道军机政务,我呢就帮你们打听一些小道消息!」

  「我呀,看你就是想去玩,一天不学无术的就去那些乌烟瘴气的地方。」

  「走吧师傅,带着美女很有面子的!」

  黄蓉几人来到襄阳城南的一个小码头,一个一身黑衣带着面具的人在等候,
看到吕谦连忙迎上来,可看见黄蓉倒是一怔,道「几位客人,不知懂不懂规矩。」

  小柱子上前道「规矩懂得你就不用多说了。」黑衣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吕
谦三人上了一只小乌篷船。黑衣人找来下人道「快去通知小王爷,黄蓉来了。」

  黄蓉在船上问道「我们这是去哪?」「黑市的规矩,路是他们领我们不能看,
来师傅换上衣服和面具。」「干什幺?」「去黑市当然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
份啊,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

  黄蓉无奈在两个男人面前换好衣服,两个男人都是奸过黄蓉的,可是这次不
能碰,看着美女换衣也是别有风味啊。黄蓉换好衣服,站起来前后转身看了看,
掐腰怒视着两人,两人丝毫没有注意黄蓉的怒气,都被黄蓉的身材所吸引。黄蓉
身着粉色轻纱外衣,里面是白色抹胸,上面绣着一朵大牡丹,下身一件白色小内
裤,就没有别的了。黄蓉怒道「你们就让我穿着这衣服吗?你们是不是找打!」

  吕谦道「师傅你不知道,这黑市都是有钱有势,要不就是功夫好,总之是有
能耐的人来的地方,大家带上面具谁也不认识谁,这样呢,大家身边都带上一些
有姿色侍女,也是实力的象徵,况且最近你看襄阳城里好多的大户人家都在学您
的穿衣打扮,学的是不伦不类,这黑市不同,大家带着面具,谁也不认识,那些
贱货真是一个穿的比一个骚…」不等吕谦说完,黄蓉掐起吕谦的耳朵道「你就将
我跟那也侍女,那些骚货比。」

  「啊呀呀!疼啊师母,徒儿不敢啊,我们前两次来都是空手而归,身边也没
有美女,都被人看不起,这次想让师傅给我们露露脸啊,您一定艳压群芳…」对
黄蓉一顿拍马屁。黄蓉这才罢手。外面的船伕道「客官到了,我会在这里等你们
回来的。」

  吕谦赏了点银子就下船了,从黄蓉下船的一瞬间,就吸引了岸边所有男人的
目光,黄蓉站在岸边感觉好不自在,好在脸上有面具,吕谦一把搂着黄蓉屁股,
黄蓉惊恐的看着吕谦,吕谦就搂着黄蓉向里走。

  黑市里鱼龙混杂,有时你能淘到宝贝,有时候你就血本无归,总之一点那就
是运气。黄蓉也是被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所吸引,黄蓉看到一个小摊上在买九阴
真经,就想伸手拿起来看看,摊主一把按住书对吕谦说「管好你的人!」黄蓉望
向吕谦,吕谦对黄蓉道「黑市的东西要幺买要幺不买,是不能看的。」黄蓉觉得
这倒是也合理毕竟是黑市嘛。突然一个人挡在吕谦的面前,此人看起来仙风道骨,
岁数应该不小,一身剑客打扮但是没有带剑对吕谦道「少侠,不知你这侍女可卖!」

  黄蓉大吃一惊看向吕谦,吕谦看着吃惊的黄蓉对剑客道「卖啊!但是看你出
不出的起价啊?」「什幺价?」「嗯,什幺价?怎幺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
不如就一座襄阳城的价格吧!」「现在的人啊,真的只认钱啊。」摇头离开。

  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大笑走过来道「少侠好大的口气啊,谁都知道这襄阳城里
第一美女是黄蓉,而且襄阳安危也繫在黄蓉身上,这黄蓉的身价也就勉强值一个
襄阳城,难不成此女比黄蓉还要美,还是此女就是黄蓉啊!」

  黄蓉被猜中身份有些惊慌失措,吕谦紧紧抓住黄蓉的手,让黄蓉稍微安心下
来些。吕谦道「此女倒真的不一定比黄蓉样貌差,身份也不一定比黄蓉低」此时
已经有一群人围在这里,都是被黄蓉所吸引,听吕谦这番话也是大吃一惊,盘算
着此女到底会是谁?吕谦推开众人,领着黄蓉走出去,黄蓉已满手是汗,这要是
被发现了,自己和郭府的名声就不堪设想了。

  吕谦带着黄蓉进了一个大的场馆里,黄蓉问道「这是什幺地方?」「这是黑
市好东西最多的地方,这里是拍卖会,这里的东西不会有假的。」渐渐的人越来
越多,吕谦黄蓉、小柱子三人找了张偏靠前的桌子坐下,那老剑客不请自来坐在
黄蓉身边,吕谦黄蓉给了老剑客一个善意的眼神,老剑客也是点点头,嚣张的书
生也来了,做在吕谦旁边哈哈笑道「真是巧了我也想坐这张桌子,而且风景这幺
好。」看向黄蓉。

  此时高台上来了一壮汉道「欢迎各位,这次我们会有很多了宝贝拍卖,相信
不会让大家失望的,现在拍卖开始!」

  开始的拍卖是一些兵器、秘籍,有特点的还有什幺蛮族奴隶之类的,场下的
报价声还算积极。终于壮汉再次上台道「本次拍卖的高潮要开始了,首先第一件」

  从后台上来两位侍女,每人各呈一个托盘,众人都 起头来想看清里面到底
是什幺东西。壮汉先开口「这是我们鼎鼎大名的襄阳女神、武林第一美女黄蓉的
内裤!」

  底下一片譁然,两位侍女竖起托盘,底下人看的清楚更是尖叫连连,黄蓉很
吃惊自己的内裤怎幺会出现在这里,仔细一看,果然都是自己的,别的可能几不
清楚了,但赫然有一个就是前几天给小柱子的那一条,黄蓉奇怪的看向小柱子,
小柱子尴尬的低下头。

  壮汉又开口「这是货真价实的黄蓉黄女侠的内裤,而且最近有传言,我们的
黄女侠不愧是东邪的女儿,她立下规矩谁拿着她的内裤都可以去跟她上床,是真
是假,还要看有没有英雄敢去试一试了!好拍卖开始,两条卖给两个人,出价最
高和第二的一人一条,底价黄金一百两!」

  底下窃窃私语,第一喊价的开始后,激起了大家的激情,嚣张书生越过吕谦
对黄蓉道「我这人很好满足的,既然买不到你,操个黄蓉也不错。」 头喊道
「我出五百两!」黄蓉看着这人就很不顺眼,要是真被这人买了,她还真不高兴,
可是看吕谦也没有出价的意思。旁边的老剑客从坐在黄蓉身边后,眼睛就没有离
开过黄蓉,此刻一边打量一边自语道「我没见过黄蓉,开始还很期待,现在看来
应该怎幺也不会好过你的,这皮肤,这尺寸,这比例太完美了!」黄蓉被老剑客
说的自己都想笑出来了,用自己跟自己比还真的是挺有趣的。底下的人被嚣张书
生的喊价吓了一跳,嚣张书生哼哼冷笑很是嚣张,也就三秒的安静,旁边的喊价
声又此起彼伏,嚣张书生和黄蓉都没有想到这些人会如此疯狂,就为了一条内裤
和一个不知真假的传言,嚣张书生没有管其他人一点一点一点涨高的报价,直接
开口我出一千两。这下所有人都安静了看向他,这也太高了,有的人不说拿不拿
的出一千两黄金,他甚至会考虑真的操一次黄蓉值不值。

  就在这是一个将近两米高的巨汉站了起来扬声道「我出一千一百两!」书生
脸一黑道「一千二百两。」台上的主持人此时可是乐坏了,「有人出一千二百两
了,还有没有?」巨汉又道「一千五百两!」书生脸色极为难看,他背后的下人
上前在他耳后说了几句,他在冷哼一声不再喊价。

  「一千五百两,还有人加价吗?一千五百两一次,两次,三次,成交!恭喜
两位获得今天的头彩!」吕谦握了握黄蓉的手,打趣的看着她,黄蓉瞪了他一眼。

  此时已经开始拍卖下一件了。又是一个侍女上来捧着托盘,壮汉道「这第二
件更是了不得,相传商纣年末,妖魔横行,有一狐妖名为妲己,是女娲派来蛊惑
纣王的,他本是妖媚至极的狐妖,魅惑就是她的看家本领,然纣王也是人中之龙,
女娲特赐妲己一套金丝羽衣,才牢牢控制纣王。如今有人得到其中一件散件。」
侍女用手拎起盘中衣物,分明又是一件内裤,这内裤比黄蓉的更有吸引力,在场
的所有人都,紧盯着它,只见这是一件金色内裤,前面镂空,腰间是薄薄窄窄的
扁带,后面是一根细绳在屁股之间,配着一排细细的流苏,黄蓉两眼放光,喜爱
至极,不经轻生叹道「真美啊!」吕谦看道黄蓉的表情,对她道「我帮你买来。」

  黄蓉高兴的点点头。台上壮汉又道「此乃其中一散件,据说凑齐一套,穿上
它就是姿色平庸的女子也有颠倒众生的魅力!」

  「妈的老子要定了,给我家婆娘穿上也能感受一下操黄蓉的感觉,哈哈!」

  「要是我啊,就拿着它去找黄蓉,让她穿上一观岂不美哉!」「想的美,还
不如拿着她啊去找这青楼花魁,也不比那黄蓉差上几分」「郭夫人怎幺用那烟花
女子相比!」「哼,我看那黄蓉也不定比烟花女子贞节到哪里去,要不也不会在
这里拍卖她的内裤了!」「郭夫人是我襄阳的女神,岂容你们在这里汙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气氛越来越紧张,还是台上壮汉先开口「各位与其在这
里口舌之争,不如有能耐拍下这金丝羽衣去找黄蓉试一试。」「好!老子出五百
金!」「呵呵,你当是过家家呢吗,老子出八百金。」「我出一千」价钱越来越
高,黄蓉握紧的手都冒出了细汗,这样下去就真的没有希望了。吕谦看黄蓉一脸
紧张,大声道「我出两千!」众人看过来,但是更多目光还是困在黄蓉的身上,
也就一瞬的时间,「我出两千一百两」「两千二百两」黄蓉看看吕谦估计两千两
也就是吕谦的极限了。

  黄蓉不想就这样失去,终于坐不住了, 起香臀,迈着莲步,走上高台,台
上壮汉和台下众人吃惊的看着她。只见黄蓉走到台中央,向壮汉微微行礼,又转
向台下道「小女子不才,真心喜欢这件衣裳,不知各位好汉能否让给我!」台下
一顿议论声,壮汉走到黄蓉身边道「这位小姐,你这样好像不太符合我们的规矩
啊。」台下老剑客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其他人不再 价,她出的价
高过其他人不就行了。」又有人道「我们凭什幺让给你啊,你又不是我的女人!」

  「就是让我们在这操你,老子就让给你,哈哈哈」「说的好!啊哈哈」台下
又是一片骚乱,黄蓉被人这样侮辱,脸色当然难看,不过挡在面具后面,别人也
看不到,只能看见她浑身只哆嗦,众人还以为她是害怕了。

  壮汉赶紧来解围道「众位,听我一言,不知这位小姐身份是何我们这样得罪
不太好吧!」「老子手握五万精兵镇守边关,老子怕谁」「妈的老子也不怕!」

  壮汉见情形更不好了,赶紧改口道「各位,不要激动,不如这样,小姐也算
是国色,我不夸张,跟我们的郭夫人也是有的一比的,不如这样,在场各位不是
每人都有机会能一睹黄蓉身穿这金丝羽衣的,不如今天就让这位小姐穿上给大家
开开眼,我们就把他买给你好不好。」黄蓉一听,有些吃惊,这就可以了?那我
不如试一试,可是这人太多了,黄蓉还在挣扎,壮汉已经把内裤拿到黄蓉面前,
黄蓉真是喜欢,下意识伸手去接,底下的人已经沸腾了高喊「换上它,换上它。」
在这幺多人面前换衣服,黄蓉还真的不好意思呢。直到两个侍女拿着一张轻纱挡
在黄蓉身前,黄蓉这才下定决心为了这宝物拼一把,黄蓉在轻纱之后换衣,台下
的人屏气凝神,彷彿已经透过这轻纱看见了这绝世美女的酮体,诺大的拍卖场地,
在座近百人,竟然还能听到黄蓉换衣的唏嗦声。

  侍女缓缓离去,就省留在原地换好衣服的黄蓉,本来换过衣服的黄蓉,上下
的衣服本应不搭,但是所有男人都已快要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都拼了命一样的
看黄蓉的下体,好像看一眼少一眼的样子,这内裤穿在黄蓉身上比放在托盘里还
要漂亮的多,前面的镂空如万花丛一样,从空隙中还露出黄蓉的丝丝阴毛,两侧
的带子攀过两座雪白的臀峰,彙集在一起又深深的埋在雪臀的夹缝中,最独特设
计在黄蓉的两片大阴唇,这金色的内裤在阴部是开口的,又伸出若干的小钩子,
勾在阴唇边上的嫩肉上,将黄蓉的阴唇微微拉开,洞门微开,洞内透出粉色的春
光,黄蓉觉得实在羞耻,用手去摀住自己的下体,台下的人才反应过来,一个个
如恶狼般冲向黄蓉,黄蓉一掌打退数人,又有一群人冲上来,吕谦赶紧冲上去拉
着黄蓉就嚮往外跑,嚣张书生轻摇纸扇连连冷笑,突然暗道不好,也跟着众人追
了出去。

  吕谦黄蓉小柱子三人冲上来时的小船,让船伕赶紧开船,船离了岸三人才算
鬆了口气,黄蓉道「这些人都是怎幺了啊」「师傅啊,实在是你太诱人了」此时
的黄蓉坐在船里,打开的阴部正对二人,二人也是此刻才注意到,二话不说两人
扑向黄蓉。「你们两个别这样,外面还有人呢」「小柱子去,去把外面的人也叫
进来。」「别别别,你们轻点,啊呀别咬啊」

  一柱香的时间,船靠了岸,船伕向里面道「客官,到岸了。」里面没有反应,
船伕听见船舱里有奇怪的声音,刚想进去看看怎幺回事,小柱子走了出来,给了
船伕银子,随后黄蓉和吕谦也陆续出来,只是黄蓉脸色有些红。三人穿进一片小
树林奔着襄阳城去,刚走没多远,看见那嚣张书生带着一队人马竟然在前面等着,
此时黄蓉三人早就换回衣服,摘了面具,而这嚣张书生却还带着面具。

  黄蓉三人走到跟前,嚣张书生已经开口道「不知黄帮主这是去哪啊?」黄蓉
镇定自若道「阁下认识我,为何不摘下面具见人,我带着我的徒弟在这练武,不
知阁下有何贵干啊?」「哦,练武?我还以为黄帮主也去那黑市凑凑热闹呢。」

  「黑市?什幺黑市,小女子没有听说啊。」「呵呵,黄帮主啊,你就不要再
装了,从你刚去黑市,我的人就盯上你了,不多说,那金丝羽衣的钱,你不是想
赖账吧!」

  黄蓉此刻当然不能承认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幺,我身上没有什幺金丝羽衣」

  「好!那让我搜上一搜。」吕谦上前一步道「哼,藏头露尾的鼠辈,岂是你
想搜就能搜的!」「哈哈哈,那就要看鼎鼎大名的黄帮主守不守信用了!」说着
从怀里掏出一条内裤,那霍然就黄蓉的内裤。

  黄蓉三人都是一愣,黄蓉咬着嘴唇道「好,我守,你要我怎样?」吕谦和小
柱子道「师傅,郭夫人不能啊!」黄蓉伸出手让他们住嘴,看着书生,书生道
「我是一个有情调的人,不如我们慢慢来,你先脱了衣服,让我们开开眼!」黄
蓉默默的脱下衣服,只剩下胸罩和那金丝羽衣内裤,书生和他身后的人都爆发出
笑声还有口哨声。

  就在此时天降一人,人还未落地,一剑挥去书生后面的喽啰们个个一剑封喉,
又是一剑,书生用纸扇一档,书生横飞出去,撞到树木才停下来,脸上的面具也
被震碎,黄蓉定睛一看,这嚣张书生霍然就是霍都,黄蓉大吃一惊,霍都早就爬
了起来道「前辈武功高强,十年后我定会再来找前辈过招。」转身撒腿就跑。

  这人转身过来,几人一看竟然是那老剑客。黄蓉赶紧俯身谢过老剑客,老剑
客摇头道「不用谢我了,我自从停止练剑此生以无什幺念想,故浪迹天涯,等着
死期,我都不知道我又浑浑噩噩的过了多少岁月,前日听闻襄阳出来一位百年一
遇的武林第一美女,想来瞧瞧,机缘巧合遇到你,你是我见过唯一让我心动的女
子,我想那黄蓉必定也不会如你,没想到现在才知道你就是那黄蓉。」

  「前辈谬讚了,不知前辈尊姓大名?」「以前的名字记不得了,自我练成剑
法后我就改名叫做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黄蓉大吃一惊,黄蓉听杨过提起过这个名字,还以为这独孤求败
必定早就死了,没想到现在却活生生的现在自己面前,独孤求败见黄蓉吃惊的模
样道「我知你已经嫁人,我也不知我现在是人是鬼,不过我心中已迷恋上你,你
有什幺吩咐,但凡我能做到的都可以满足你!」黄蓉一想此人剑术必定是天下第
一,要是吕谦能得到他的真传那也必定让吕谦成为绝世高手,遂道「前辈,我徒
弟十分迷恋剑法,但无奈我剑法平平,不知前辈可否…」「好好好,我这一生没
有传人,这也算圆了我一个心愿,不过有一点要求。」「什幺要求,你要在这里
配着我们,我就想能多看看你。」黄蓉羞涩的低下头道「这,这不是问题。」

  一连三日,黄蓉吕谦和独孤求败就在这树林里练功,小柱子已经回去给吕府
和郭府报信。吕谦天赋极好,进步神速,黄蓉每日都给这二人做自己的拿手好菜,
黄蓉恍然间好像回到了少女时代,不过那时是七公和靖哥哥,如今物是人非,最
近黄蓉总是梦到年轻那时候的事,不过每次梦到最后,郭靖的脸都会变成吕谦的
脸,黄蓉都从梦中惊醒。最近自己也总是望着吕谦出神,自己想想都害怕。所以
跟二人说要回襄阳一趟,一是买些食材,二是看看家里的情况。实际上是想躲一
躲吕谦。两人也都同意,不过看着独孤确实有些不情愿。

  黄蓉回到郭府后,见到郭芙,郭芙拉着黄蓉的手道「娘,你怎幺才回来啊,
我都想死你了。」「真的是想我了?」「当然了,不光是我,还有爹,齐哥,吕
大人他们都想你了。」「丑丫头,就会拿娘开玩笑。最近有没有什幺事啊?」郭
芙趴在黄蓉耳边道「丞相让我们加快速度对武林的控制,还有就是…」「就是什
幺?」「娘,我快挺不住了,你什幺时候回来啊,哈哈」「真是没正形,好了我
去看看欧阳。」

  黄蓉在欧阳的房间找到欧阳,欧阳一把搂过黄蓉道「娘,你怎幺才回来,我
还以为你又不要我了呢。」「说什幺呢,我不过就是出去了几天而已嘛。」欧阳
说着话,手可不老实已经伸进了黄蓉的衣服里,黄蓉无奈只能承受着道「最近跟
你义父学的怎幺样了?」「嗯还好,就是义父实在太古板了,对了娘这次回来你
就好好陪陪我吧。」黄蓉想了想如果自己不回去的话,独孤求败很有可能不会在
传授吕谦剑术,便对欧阳道「乖孩子,娘这段时间得先去陪谦儿,等我回来,我
好好陪你。」欧阳低头道「那好吧。」此时已将黄蓉的衣服扒光,鸡巴一耸顶进
黄蓉的小穴,黄蓉痛道「进来你怎幺也不说一声啊。」「嘿嘿,原谅我娘,娘我
听说你遇见了一位高人,可不可让我见见啊。」「啊,你轻点,现在还不行,等
他教完谦儿的吧,我怕耽搁了他们练剑。」

  欧阳脸色十分难看「从你进来,嘴里就一直谦儿,谦儿的,到底我们谁才是
你的亲儿子啊」欧阳越生气插的越重,黄蓉哼唧着道「儿子,你是我的好儿子。

  但是他是我的弟子啊。「」你骗人!说是不是他的鸡巴比我的好。「」是好
一点点,啊,不是,儿子你的好「。欧阳暴怒」你真是不知廉耻,儿子操着你,
你还想着别人的,我就要替我死去的爹好好教训教训你。「」儿子,你慢点,这
样太快了,为娘怕你坚持不住。「」不用你管,我就是要教训你。啊,我不行了。


  欧阳就这样射了出来,射完趴在黄蓉的身上,黄蓉缓缓推开他,给他盖好被
子,刚要走,欧阳抓住黄蓉的手道「娘,你别走。」黄蓉慢慢推开他的手道「娘
很快回来。」说完就离开了郭府,由于欧阳这幺一闹,她也没有心思见别的人了。
收拾好东西,又回到树林。

  吕谦二人果真没有在练功,黄蓉上前对独孤求败道「前辈,我回来了,还请
您继续教导谦儿吧。」独孤求败还没有开口,吕谦站起来抓住黄蓉的手道「师傅,
我今天跟独孤前辈聊了很多,我觉得我们应该帮独孤前辈完成他的心愿。」「什
幺心愿?」吕谦 手一剑,黄蓉猝不及防,这一剑力度刚刚好,剑气震碎了黄蓉
所有衣物,而没有伤到黄蓉一毫,黄蓉用手摀住胸口和阴部,黄蓉主要是在独孤
求败面前才这幺尴尬。道「谦儿你这是做什幺?」「娘,独孤前辈早就不能尽人
事了,他十分迷恋你,所以就让我们表演给他看你最美的时刻吧!」说着就沖了
过去将黄蓉按倒在地,搂起黄蓉的屁股,将自己的水龙屌,顶进黄蓉的小穴里。

  黄蓉紧抓草皮不想在独孤求败面前太丢人,独孤求败在交合的二人身旁走了
一圈,点头讚道「名屌配名穴,俊男配美女,天作之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黄
蓉你有什幺好害羞的呢?」黄蓉道「我已为人妻,而且谦儿还是我的徒弟。」

  「哈哈,人生在世晃晃几十年,能遇到几个真心人呢,难道都要像我这样遇
到了爱的人,却不能。要是一辈子规规矩矩还有什幺乐趣!」

  黄蓉和吕谦都觉得独孤求败说的很对,相视一眼,黄蓉看到的是浓浓的爱意,
一手扶着吕谦俊俏的脸庞,情不自禁的把嘴凑到吕谦嘴旁,吕谦也是忍不住,下
体也没有停止耸动,黄蓉不再忍受,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独孤求败站在旁边看
着这美丽的场景。

  从这以后,三人显然更加的亲密,白天两个男人继续练剑,黄蓉负责给二人
做饭,洗衣服,没事的时候就在外面看两个男人练功,每次两人练完,黄蓉都迎
上去用手帕给吕谦擦额头上的汗,两人含情对视,独孤求败都是哈哈大笑,转眼
一个月过去了,三人几乎已经习惯了一样的生活,黄蓉早上早起给二人做好了饭,
自己去给二人洗昨天换下来的衣服,身上只穿了那件金丝羽衣内裤,上身赤裸,
乳房随着用力,上下波动,突然一双手按住了这对调皮的大白兔,黄蓉不用回头
看都知道是吕谦,柔声道「怎幺起这幺早啊?」「师傅太辛苦了,我来帮你按住
这不听话的奶子,看你太费力了。」「咯咯,流氓」回头亲了吕谦一口回头又继
续洗衣服,吕谦亲着黄蓉的后背柔声道「蓉姐,我爱你。」自从跟郭靖结婚之后,
黄蓉就在没有听到过这句话,此刻的吕谦又说的如此温柔,如此真诚,黄蓉不禁
打了一个冷战道「你懂什幺是爱吗?」吕谦没有回答而是咬住了黄蓉的耳朵,自
己的大鸡巴顶进了黄蓉的小穴,吕谦一边干一边道「蓉姐,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嗯,我相信你,啊啊,好重,我感觉的到你的爱,我也爱上你了。」一个
时辰,吕谦把精液射进了黄蓉的子宫里,黄蓉双腿发软,手臂按住要洗的衣服,
才站住,吕谦扶住黄蓉的腰,体贴的问道「蓉姐你没事吧?」黄蓉微笑着摇摇头
道「我没事,你真是越来越棒了。」

  两人相视而笑,独孤求败在后面道「谦儿,我们该去练功了。」吕谦称是,
用力拔出在黄蓉体内已经膨胀的有将近三十公分长的水龙屌,带出一大股阳精和
阴精的混合液体,黄蓉双腿又是一软险些坐到地上,还好吕谦眼疾手快抱住黄蓉,
两人又是默契的相视一笑,互相亲吻了一口,吕谦才离开,黄蓉一直默默的看着
吕谦的身影消失在树林里才回过神来,去清洗了身体,又回来洗衣服。

  到了傍晚,只有吕谦一个人回来,黄蓉还是一如既往的上前迎接,问道「独
孤前辈呢?」「他走了,他说没什幺教我的了,以后只能靠我自己了,蓉姐我一
定不会辜负了你和独孤前辈的。」黄蓉搂过吕谦道「嗯,我们都相信你,我们收
拾下东西,今天就回城里吧。」黄蓉回到木屋里收拾东西,吕谦掏出怀里的丹药
自语道「蓉姐,不要怪我了,我是真的爱你才这样做。」然后一口吞下丹药,走
进屋里,屋里传出声音,「谦儿,你别这样,我收拾东西呢。」「蓉姐,我现在
就要,你就给我吧」「好好好,你慢慢来,我下面有点疼。」「嗯,我最爱惜蓉
姐的身体了。」

  就这样,两人整整疯狂了一夜,第二天才回到郭府,吕谦是精神抖擞,黄蓉
也是满面春光,一进院门,迎接自己的竟是大武、小武两兄弟,黄蓉高兴的不行,
问两兄弟怎幺这幺久才回来,此时郭靖等人已经出来,都是很高兴,拉着黄蓉进
屋,武氏兄弟则拉着吕谦问道「这些日子爽坏了吧!」

  郭家难得团聚,又说又笑,原来是少林果真派人去了武当,不过这些和尚都
在山下,基本没怎幺帮忙,但是魔教不知怎幺就退去了,黄蓉冷笑道「这些秃驴
果然靠不住。」郭靖道「现在武林大乱,群龙无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是
啊靖哥哥,我们要尽快召开武林大会啊。」「好,我这就派人去广发英雄贴。」

  黄蓉回到自己屋里,招来郭芙、吕谦、和武氏兄弟,吩咐他们一件事,几人
都很吃惊,大武问道「真的要做的这幺绝吗?」黄蓉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现
在我们已经跟不上丞相的进度了,除了丐帮我们没有牢牢控制住一个帮派。」小
武道「师娘,我们可以明天再去吗?」「为什幺?」「因为我们都好想好想你啊」

  说着大小武就扑上了黄蓉的身体,去扒黄蓉的衣服,黄蓉被碰到腋下的痒肉,
黄蓉咯咯笑道「你们别这幺猴急,你师傅在家呢。」「啊呀,他不都知道你已经
出墙了吗?」「那我也不能让他知道我跟你们也有事啊。」「啊呀,好麻烦。」
大武给郭芙使了一个眼色,郭芙哼道「我娘回来了,你们就不要人家了。没良心。」

  「嘿嘿,好芙妹,我们是好久没有操师娘了嘛,我们还是最爱你的。」郭芙
脱下自己的内裤扔在大武的脸上嘟囔一句「鬼才信你们,放心,我让我爹今天都
离不开他的床。」黄蓉要起身道「芙儿你什幺时候跟你爹,你们怎幺能让芙儿这
样呢?」

  「师娘啊,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吕谦道「我去叫耶律齐,咱们五个好
久没有一起了。」

  第二天早上,黄蓉推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梳妆打扮,就去找欧阳,昨天回
来都没有看到他,黄蓉在郭府找了一遍都没有,就去吕府找,正巧碰到了吕文德,
吕文德道「郭夫人啊,你来的正巧,有人看见欧阳这两天总跟一个白衣女子见面,
我怀疑是那个蒙古女子啊。」黄蓉想了想道「我们不如试探一下,来个将计就计。」

  「好,还有别的事,这丞相的义子算算日子早就应该到了,我派出去的探子
也都没有消息。」「这,我们也只能等了。」「还有就是蒙古人有大动静了,这
次你得召集武林人士一起来守城了。」「哦?这幺严重。」「丞相的好多底牌都
在这里,是一定不能露的,更不能动用。」「这样啊,没关係反正武林大会也快
要召开了,这是一个契机。」

  说话间,吕文德已经熟练的将黄蓉胸前的衣服解开,吕文德捧着黄蓉的两个
大奶子,鼻子凑道跟前,闭着眼睛用鼻子用力的闻着,一脸十分享受的样子,黄
蓉笑着推开他的脸,将乳房收回到衣服里,吕文德睁开眼睛,黄蓉正打趣的看着
他道「今天不能给你了,一会有重要的事呢。」「什幺重要的事啊,我的大屌好
久没有进黄女侠的肉穴了。」黄蓉瞪了他一眼含羞的道「没羞没臊,我要让几个
小家伙去少林夺来主动权,所以引出那白衣女子要尽快。」

  黄蓉回到郭府吩咐人準备一下,今天晚上郭府要庆祝一下,有半年没有这样
团聚了,黄蓉向自己房间走去,正好碰到了欧阳,欧阳冷冷的看着黄蓉,黄蓉抓
住欧阳的手道「孩子,你还在生娘的气吗?」「昨天我以为你回来就会来找我,
我在房里等了你一夜。」「孩子,娘也有苦衷啊,这幺大的郭府都要我打理啊。」

  「算了吧,我看就是他们比我都重要。」欧阳径直走出去,黄蓉大声道「孩
子,你不能一错再错啊。」欧阳一愣,就出去了。

  襄阳城里的一家小酒馆,欧阳真的和那白衣女子在一起,「你都想好了?」

  「嗯,我要把我娘带走,郭府的其他人你想怎幺处置都可以。」「哼哼,黄
蓉到底有什幺让你们都如此迷恋,好,那就今天,你把这药下到他们的饭菜里。」

  「这是什幺药?」「只是一些普通的春药罢了。」

  是夜,郭家人团座一桌,其乐融融,欢歌笑语,只有欧阳略现紧张,大武小
武来到欧阳旁边道「欧阳兄弟,你是师娘的义子,以后就是我们的大哥了,我们
先乾为敬。」此刻的欧阳心里不是滋味,他其实也开始喜欢上了这个大家庭,转
念一想,不行,我娘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能跟他们分享,我要独佔她,你们别怪
我,酒过三巡,郭靖一个踉跄做到地上,黄蓉咯咯笑道「靖哥哥,孩子们都看着
呢,你怎幺能这幺丢人呢。」「蓉儿,我觉得手脚无力,全身发热。」「师娘,
我们也是,太热了,受不了了。」几个男子都扯开自己的衣服感觉热的不行,黄
蓉也俏脸通红,想怎幺会这幺热呢,黄蓉暗道不好,我们中毒了。

  此时门外传来哈哈笑声,白衣女子推门而入道「黄蓉,我说过让你小心的。」

  郭靖看向黄蓉道「蓉儿,她是谁?」「她是华筝的女儿。」郭靖震惊不已盯
着白衣女子。白衣女子道「郭靖,当年你负我娘,让她守活寡,今天我就让你知
道你当年选择的黄蓉是一个什幺样的蕩妇,你们郭家的灾祸都是她带来的。」跟
白衣女子形影不离的黑巨汉又是从天而降,冲向黄蓉,一把抓起黄蓉,撕碎黄蓉
的衣物,其他男子都盯着黄蓉的身体,白衣女子道「还等什幺,难道你们不想尝
尝黄蓉的肉体吗。」大武小武众人本就慾火焚身,一时间都冲向黄蓉。欧阳大叫
不要,沖白衣女子道「你不是说放我跟娘走吗?你好卑鄙。」「我卑鄙还不是跟
你们宋人学的。」

  「欧阳,你知道错了吗。」欧阳和白衣女子都吃惊的看着黄蓉,不知她此时
怎幺说了这幺一句话。在黄蓉身上乱摸乱啃的男人能突然向黑大汉发难,几人合
击将黑大汉制服,用铁链锁住,白衣女子大吃一惊,就在此时她感觉身后有人,
还没等她反应,就被点了穴。郭靖站在她身旁道「你真的是华筝的女儿,长的还
真有七八分相似。」白衣女子哼道「你们宋人真是狡猾,今天我认栽。」

  此时黄蓉光着身子,走向欧阳,欧阳已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道「娘,我知道错
了。」黄蓉扶起他道「孩儿,人谁能无错,我们都会原谅你,娘也有错,是娘对
你的关心不够,但是你要知道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我们要学会无私和分享。」说
完一口亲住欧阳的嘴,欧阳也抱住黄蓉,上下其手,不住乱摸。白衣女子冷笑道
「药效还是有的嘛。」郭靖道「有没有药效他们都是这样的。」白衣女子吃惊的
看着郭靖,郭靖对这一切竟如此淡定,她不可思议道「你的妻子在你面前跟别的
男人欢好,你竟无动于衷,你还是不是男人。」「就因为我是男人,我爱蓉儿,
我才让她做她喜欢的,给她空间和自由。」「华筝,自从离开你,我才发现,我
的心里是有你的。」此时郭靖眼神迷离,一步步靠近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害怕道
「我不是华筝,我是他女儿啊,你别过来。啊,住手啊畜牲。」郭靖已撕碎她的
衣服,郭府里一片淫乱,所有人的药性都发作了,欧阳跟黄蓉互相抚摸,互相舔
舐,大武小武和耶律齐三人围着郭芙,只有郭芙的浪叫声才知道她现在有多兴奋。 郭靖在疯狂的抽插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只有不断的摇头和哭泣,还好郭襄和
郭破虏提早被送到吕府,才没有看见他们家人这混乱的一幕。